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采个娘子来养家050扁豆搭架子

VR
来源: 作者: 2020-01-20 16:36:03

采个娘子来养家 050 扁豆搭架子

清明大雨刚过,菜地里的幼苗就疯长起来,白菜可以不用管,玉米间苗也能再等两天,瓜蔓豆蔓可不能再等了,它们长得飞快。

胡瓜、扁豆、豇豆都要搭架子,否则趴在地下就没法结果实。百合早料着这一天,平日里烧柴火、采山莓的时候都留心在意,见着一人高、指头粗的竹棍、木棒,都收集起来,留着将来用。

如今这些木头棒子已积攒了几百根,足足有半屋子,都堆在西边屋子里。

麻绳不用上集市去买,乡下女人个个都会打麻线,把麻杆上撕下来的皮,用一把带柄的“麻车子”绞成结实的绳子缠起来,能用来纳鞋底,家里头日常绑东西也用它。

宋好年家里没种麻也没麻车子,但麻绳能用来走礼,先前她往邻居家送炸花瓣的时候,就有人回了一卷麻绳,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足有两三斤重。百合和腊梅一人抱着十几根木棍走到菜地里,手上还拿着剪子和麻绳。三根木棍搭成一个“人”字形,架在一株豆苗上方,用力把三个脚往下压在土里,让它们插牢靠,再用麻绳把顶上相交的部分绑住

,一个架子就搭成了。

为了让豆苗、瓜苗长得好,还要用手轻轻地把豆蔓缠在棍子上,这么一帮,以后再不用管,小苗自己就会顺着搭好的架子往上爬,只要架子不倒就行。

姊妹两个人一个扶木棍,一个绑麻线,比起翻地、上肥的重活,这是个轻松活儿,轻轻巧巧就绑好一片。

剩下一分田下晌再搭架子,日头慢慢热起来,百合只觉得脸上晒得烫烫的,连忙回屋里找了两块头巾,自己和妹子一个一块戴上。

腊梅觉得头巾难看,都是娘那样的老妇才戴的,小声说:“姐,我不想戴。”

百合稍微一想就明白妹子这是爱美了,笑着说:“你快戴上!丑一时不要紧,脸上晒出斑来可就要丑一辈子。”

腊梅不情不愿地戴上头巾,觉得自己仿佛老了二十岁。百合仔细瞧着她的脸,发现晒出来的雀斑很多,皮肤不像这个年纪女孩儿该有的那般娇嫩,和常年风吹日晒的妇人差不太多。

“明天我去集上买两顶草帽,以后只要日头大,你出门都戴上。”

百合估摸着自己和腊梅的情形差不多,也该注意保养起来了,不然还不到二十岁的人,身上倒是白生生的,顶着一张粗黑紫红的脸,像啥样子?

听见有草帽戴,腊梅也没有高兴起来。这个年纪的姑娘总是爱俏的,哪怕没钱买花戴,也会想法子摘点野花,用红头绳、鸭蛋青头绳装饰一下自己的头发。

戴头巾就会掩住这些花了很多心思的装扮,而且头巾显老,出门会给人笑话。腊梅本就胆子不爱跟人说话,要是再给人笑两回,越发不愿出门了。

草帽是比头巾好些,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在六月伏天,割稻子割麦子的时候才戴,早早戴上草帽,腊梅也觉得自己怪怪的。

百合没理会腊梅的小心思,回头就去集上买了两顶草帽回来。这时候的草帽,是把稻草压扁编成草绳,再用草绳编草帽,有手艺的人能在集上一边编草帽一边卖。

百合去的时候没要编好的草帽,自己跟那人说了样子,要他照着编,最后多加了两个钱。

拿到手的草帽比寻常草帽更轻巧、漂亮,这下腊梅高兴了,戴在头上去水边照影子。百合想起自己被影子吓着的事情,待要叫住她,又反应过来,腊梅可不会被影子吓到,她早习惯自己的长相啦。

她至今想起自己饿死鬼一样的面孔还觉得心肝打颤,每天梳头的时候都是估摸着梳,都不大敢去水边照自己的影子。

给豆子、胡瓜搭完架子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这天下晌又下了一场雨,小苗长得更高,玉米苗已经有一拃多长,必须得间苗了。

种玉米的时候,三粒种子一窝,免得有些种子不好,发不出来芽。如今玉米地里,每一窝都有两三根小苗长出来,它们要抢养分,到头来谁都长不好,这一季玉米就算白种。

这时候就需要人去挑选,把一窝当中最壮的那棵留下来,矮的、细的都拔出来,不让它们抢养分。

腊梅从前没见过玉米种子,百合听升大娘说,许多年前朝廷就在西北那里推行玉米,只是南直隶这里种得少,众人都不懂咋种。

别人不懂,百合是晓得怎么种玉米的。玉米这东西不比水稻、麦子,最是好成活,只要间苗得当,放够水,它就能长得很好。

腊梅心说大姐也是头一回种玉米,倒说得头头是道,不愧是大姐。有百合给她做主心骨,她胆气壮些,照着百合说得样子,跟着大姐把一分田的玉米苗都给间好。

做这事儿最累的是腰,必须蹲在地下,不一会儿就腰酸背痛,要站起来伸伸懒腰再蹲下去。好在地不大,姊妹两个花上一天时间也就干完了。

庄稼不等人,拾掇田地是急事,等到豆子、胡瓜藤蔓都在架子上攀爬蜿蜒,一棵棵玉米苗整整齐齐地排在地里,又是一场急雨到来,看着厨房地上一大滩水,百合才想起,房顶的问题也不能再等了。乡下人修房子,有好几种修法。最讲究的一等,是像柳老爷家里那样,两路五进院落,青砖墙、黑瓦顶、门前三层条石砌的门槛,黑油大门衬着一带粉壁,正房是大梁高挑的五间房,两遍厢房、游廊

、倒座一应俱全,叫人看了就佩服这家人的富贵大方,

次一等的,结实木头起梁架,或长三间、或长五间的瓦房,中间用夹板夯起黄土墙分隔开,两边厢房也有用砖砌的,也有用夯土墙的,进门一道影壁,也是很讲究的房子。

再次一等,就是梁架夯土墙的瓦房,加上两三间土坯墙、茅草顶的厢房,没有影壁,大门也不讲究,进门就能一眼看得通透。最差的便是宋好年家中这样,分家的时候一文钱没有,哪怕有结义兄弟帮衬着,也只能建起三间土坯墙的茅屋,篱笆围一个院子,腿长的人一步就能跨过去,别说防贼,连捣蛋一点的小娃娃都防不住

。土坯不过是从河边挖些泥,放进模子里捣实,磕出来晒干就能用来砌墙,十分不结实,有时候雨大一些,土坯就会给泡烂掉,稍微讲究一点的人家都不会用土坯来砌人住的房子,最多造个猪圈牛圈什

么的。宋好年家几间茅屋,在造土坯的时候往土里掺了些小麦、稻草的秸秆,还算结实,几场雨下来也没浇坏。土坯墙顶上自然没有房梁,只是用几根木头椽子大概搭出一个形状,上头盖上木板,再用泥巴

和着稻草盖一层,最后往上盖茅草。

房子里头,在土坯墙面上再用草拌泥糊一层,拿火烤一烤,不扑簌簌往下掉泥就算是成了。

茅草顶得隔段时间就修补一番,不然茅草腐烂,底下的泥巴遇雨就化,房子里可不就漏水了么。

以往百合修过水龙头,换过保险丝,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来,唯独修房顶这件事没干过。要是瓦房呢,有专门的瓦匠去修,她家的茅草房可请不到人,就得自己动手。

对于没把握的事情,百合心里还真有点惴惴,她在几间屋子里仰头转悠,努力把房顶的椽子结构记清楚。

腊梅一看大姐这是要自己上,小声说:“大姐,叫个人来帮忙呗。”

“叫谁啊?”宋好年那班兄弟都在外头,剩下一个汪小福各村跑,难得见人。柳三平家的柳老爹年纪太大,叫他上房谁都不放心,李彩凤呢,别看她能干,也做不了这活。

算来算去,还真只有自己挽袖子上房了。

修房顶这事儿,不是记清楚椽子位置就能成,百合先背上背篓,找李彩凤借稻草去。她家可没种稻子,连稻草都没有,也不知道床上的草垫子是哪个兄弟送的。

柳义家种了稻子,这些日子李彩凤正在插秧,小凤也来帮忙,见百合来借稻草,连忙开了草楼门去给她取。

草楼是个土坯砌的房子,上头再加一层茅草顶,做成两层,上层放稻草、麦秸,下面就是牛圈,养着一头黄牛。

百合给小凤留下四个鸡蛋:“稻草都是留给牛吃的哩,我弄走这些,牛吃得就少,你别当我是客气。”

小凤一听,是这个道理,就收下鸡蛋。反正她们家正插秧,做饭做得多,回头喊百合来吃饭就成了。

要上草楼得有个梯子,百合打量一下,觉得这梯子有点矮,就没开口借,先把一背篓稻草背回家,才又带着腊梅去柳三平家里借梯子。

木匠要给人起房梁,家里各种梯子都是齐全的。柳老爹听说她要修房顶,自告奋勇:“我去给你修!”百合连忙拦住,最后让柳老爹给她挑了个轻一点又足够高的梯子,和腊梅两个人抬着回家。

湘乡市人民医院
成都九龙医院刘燕
在贵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中山癫痫病治疗费用
陕西什么医院治妇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