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怒剑龙吟 第三百三十九章 心绪平定

IT
来源: 作者: 2019-11-07 19:48:47

怒剑龙吟 第三百三十九章 心绪平定

平日就算是和其余女孩胡搞百合,顾雅音也从来都是占着主动权,早已习惯。结果此刻脑中也当成了是经常地和别的女孩,她一时间比强势,紧紧吻住风韧合上双眼尽情引导着他,两条柔韧的舌头不断搅动着,同时汹涌跃腾的还有二人心中的几丝**。

本能地驱使下,论是风韧还是顾雅音,抱住对方的劲力越来越大,几乎想要将对方揉入自己的身体之内。

情迷意乱之中,二人的意识越来越是模糊,几乎就要丧失……而也在此刻,风韧抓着顾雅音的身躯往后微微一推,在他们唇分之时猛然一声低吼,转身便将对方推倒在那张巨大的玉床之上。

而顾雅音也是继续紧闭着双眼,双臂摊开躺着,身躯还在默默摩挲颤抖,周身泛起一阵妩媚的粉色,心中既是有泄拒的娇羞,也同时有着不小的期盼。

不过等待许久之后,顾雅音依旧没有感觉到风韧的下一步动作。当她睁开双眼之时,看到的只是一道立在旁边侧身对着自己的身影。

右臂横起环在胸前坐起身,顾雅音望着依稀可以看到的风韧侧脸,上面弥漫着一种纠结之意,不禁有些试探性地说道:“其实我们现在这种状态不过是道哥帮助下的灵魂体,又不是真正的身体,就算真的继续下去也……也未尝不可。放心吧,姐姐知道分寸,不会奢求些什么,也不会让你如何,绝对不会去借此扰乱你和你女友的生活……就当只是一场梦,梦醒后也顺便忘记之前一切的不……”

“够了,音姐。我……多谢你的帮忙。如果你真的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让我恢复的话,那样我反倒会比愧疚的。跟音姐你说的一样,就算只是为了要治好你,我也必须坚定地走下去!”风韧仰头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着淡淡的奈。

顾雅音闻言心中微微一喜,不过却是故意板着脸说道:“什么叫做就算是为了治好我?好像我只是一个附带品似的人!”

“绝对没有那个意思。”风韧一急,回头望向顾雅音,却又是很地脸上一红再度转了回去,刚才的一幕幕旖旎重浮现在他脑海中,脸上发烫的同时,也觉得浑身上下,开始缓缓冒起阵阵燥热,不由地双臂微微颤动。

顾雅音看着风韧的窘状也是不禁捂嘴咯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一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姐姐久经沙场,知道那种感觉的难受。要不要,干脆我们继续啊?”

“没那个必要。”风韧的话依旧强硬,不过心中却是已经开始动摇,甚至完不敢回身去再看顾雅音哪怕一眼。

“其实你的事道哥都和我说了。真的,我从没想过,表面上何等强硬的你,竟然会有一个那么脆弱的心灵……这样活得,很累吧?”

顾雅音突然站起身来,将风韧从背后环臂抱住,将他靠在自己怀里。风韧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随后便平静下来,合上双眼享受着着难得的温馨。

现在的他,太累了,心神俱疲。

此刻,风韧仿佛觉得,顾雅音就是他的亲姐姐,那个温暖的怀抱,便是他能够宁静下来的港湾。

“对了,这样就行了。好好的休息下吧,姐姐在这里守着,没有人会伤害你的。”顾雅音微笑着伸手缓缓抚摸风韧菱角分明的脸庞。她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然自己沾满血腥的双手,会如此温柔地触摸在一个男人的脸上,自己也觉得很是怪异。

约为一刻钟后,风韧双眼微微睁开,不过很就又合上,他觉得现在自己还是闭上双眼为好,不仅为了避不必要的尴尬,也为了能够继续享受这难得的安逸。

“音姐,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真的好温暖,好舒适。”风韧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往顾雅音怀里又蹭了蹭,后脑勺直接枕在了她挺翘的胸部上。

顾雅音被风韧这样弄得有些语,不过还是收起了心中一贯的那份玩味的戏谑之意,随意地将自己的手按在风韧胸口,缓缓说道:“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感觉是你很奇怪,明明不可能获胜的战斗却那么努力,为了自己的朋友可以不顾一切地奋战直至后时刻。那个时候,我心中就对你很是感兴趣。其实那一次,你没有施计制住姐姐,姐姐也会想办法放你一条生路的……”

“是吗?难道不是因为音姐真想把我抢过去当万物?”风韧调侃一笑,脸上充满着如同孩子般满足的笑容。

顾雅音闻言噗嗤一笑,抱住风韧的双臂微微加了把力度,贴在他耳边说道:“现在你这个样子,和姐姐我的玩物又差得上几分?也罢,从今日起,你就是我顾雅音后宫里的第一百六十一号成员了。很荣幸的告诉你,姐姐后宫里的其他一百六十人,可都是女孩哦~”

风韧脸上一颤一颤的,他有修笑不得说道:“音姐,能别损我吗?”

“这叫损你吗?姐姐的话还是可上次一样,我的后宫,就是你的后宫,那些女孩只要别伤得太差,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顾雅音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往常的那种调侃味十足,其中暗含着一股莫名的笑意。

风韧索性不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轻声问道:“音姐,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顾雅音“嗯”了一声,随后抢先说道:“放心,今天的事情,和道哥的存在,我绝对不会向其他人提起。”

“不是这个……”风韧的声音又小了点,似乎对于自己想说之话越来越难以开口。

顾雅音抬手点了点风韧的鼻子笑道:“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有需要的话,姐姐随时都可以暂时借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论是用灵魂形态,或是真身。放心吧,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会有第三人知道的。”

“咳咳咳,你们两个别太旁若人了,真当我不存在?”道哥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调笑的味道很是明显。

“道哥,你一直在?”风韧惊道,瞬时间反应过来,这一切部都在道哥的注视之下,包括前面的那段旖旎。

道哥笑道:“那是自然,我必须好好把维持你们两人灵魂状态的平衡,所以值得顺便旁观一番了。真是可惜啊,你的某方面心理防线却是高得让我觉得恐怖,在那样的时刻都能够停下来保持着后的几丝冷静……”

“能别把自己那龌蹉的想法伪装成如此冠冕堂皇的样子吗?”风韧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算了,毕竟道哥只算半个人,而且这次姐姐的治愈系疗法还是他说的。是他揣测到内心伤痕累累的你,需要一个能够呵护的亲人。于是乎……”顾雅音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风韧叹了口气,奈道:“看在道哥你这次功过相抵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那不怀好意的本性了。我看时候也差不多了,换回去如何?”

“你真舍得,这样的机会可很难得的。”

“换回去,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行,听你的。”

霎时间,风韧与顾雅音觉得呼啸风声直接在耳边响起,耀眼的白光将他们周围充斥

不一会儿后,风韧睁开了双眼,四肢中传来的阵阵清晰了许多的知觉让他明白自己是回到了那具熟悉的身躯内,不再是灵魂状态。

很,他就发现了异样,现在的自己竟然依旧是扑在顾雅音怀里,保持着一个紧紧抱住对方的暧昧动作。

由于刚刚抬起头,二人的脸庞此刻距离得很近。不过好在,此刻的顾雅音是她易容后的样貌,虽然同样秀丽,不过终究少了几分诱惑。

原来,道哥你后的那丝笑意,是因为这个!风韧在心中又暗骂了一句,不过也仅仅是纯粹的发泄。毕竟,道哥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他好。

“哼,不舍得放手了吗?”

顾雅音的嘴角微微一翘,双眼也同时睁开,看着风韧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虽然同样是易容之后的,不过神情完一致。

风韧一愣,如同触电般地松手推开,由于动作过大,竟然将顾雅音法动的身躯给一碰歪着倒地,急忙再度上前将她扶住。

“算你还有点良心……好了,你这有着自虐倾向的孩子,接下来的日子里都有姐姐陪伴你,就别再把什么委屈痛苦都憋在心里了,”顾雅音没有丝毫怪罪风韧碰倒她的意思。

风韧心中暗叹一声,似乎不知不觉中,自己又欠下了一笔糊涂债,而且看上去比任何的事情都要难处理。为了打破目前有些进退两难的局面,他换了个话题问道:“对了,音姐,你到底多少岁啊?”

“你不知道,这样问一位女子的年龄,很礼吗?不过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姐姐今年十八岁。”

头上瞬时冒出三条黑线,风韧很是疑惑地说道:“音姐,能说真话不?”

“怎么了,姐姐就是永远的十八岁,不行吗?对了,就算姐姐是十八岁,但是也是你永远的音姐,明白不?”顾雅音佯怒道。

风韧连忙点头道:“没问题,音姐。好了,折腾了这么久,我们也该再上路了。”

说罢,风韧再次将顾雅音横抱而起。可是这次由于不久前那香艳的一幕,再次如此贴身触碰到她柔软的身躯时,而且还是真身状态下百分百的触觉感官,风韧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顿时涌起一股异样感,小腹中仿佛还有一股邪火在迅速上升。

而将脸撇向一边的顾雅音却是没有发现风韧此刻的异状,倒是有些言语断续地说道:“等,等一会儿……行不?姐姐姐……我突然,想,想……尿尿了……”

“什么?”

风韧一惊,顿时刚才的那股异样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一阵不知所措。

目前顾雅音的状态根本力自己动,也就是说……这一次,她想尿尿,必须要他帮忙才行……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赣州好的妇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推荐
北京军区总医院
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预约挂号
南昌治疗妇科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