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旧情不复燃

新闻
来源: 作者: 2020-01-09 09:49:11

淩晨兩點,她突然打來電話。除了畢業後她邀請我參加她的婚禮外,這兩年來我們幾乎沒有聯絡過。如此深夜,她突然來電實在是有些離奇。我愣了一會兒才拿起手機接聽,對方聲音沙啞,低沉得完全不像是她,不像是以往擁有清脆聲音的她。

窗外影子般的松針擁抱著黑夜,秋風瑟瑟襲面而來,我安靜地聽著她支支吾吾的說話,斷斷續續似乎沒有重點,我想著以往的,現在的,一切的一切都變了,她已和我走過了交叉點,以後還如何有交集呢?以往的日子裡她是我心中所想,千家萬戶裡若干盞燈中的思念所歸。現在她什麼也不是,只是電話另一頭無人問津的幽歎,微微的,最後化作無聲。夜,那麼深沉,她到底打电话來做什麼?

她說了半天,最後似乎不能繼續下去了。她說,她想來我家避雨,避開她丈夫的五雷轟頂。因為她第一時間想起了我,想起了這兩年來不曾有聯繫,卻還可以“倒垃圾”的朋友,想起了我是可以信任的好人。

我讓她過來,看似彆扭的說我依舊支持她,就在她的身後,永不離開。

我從床邊的窗戶望下去,她是早已來到才給我打電話的吧!徐徐地有影子愈來愈清晰,她環抱著雙肩,只穿著件單薄的卡其色長袖襯衣和白色及膝裙。我望不清她的樣子,只覺得她的身影惆悵而孤寂,甚至有點呆滯。我沉默的拉上煙藍色的窗簾,下床去玄關開門。

她要來了,那樓下瘦小的身影令我心疼,似乎,一如既往地我對她心軟。

她進屋時我察覺到她的恐慌,瘦小的肩膀一抖一抖,她的的目光迷茫中還很空洞。我不知自己是著了什麼魔,竟沒忍住擁抱了她,心是顫抖著的,我撫上她的頭,她不反感,手反而攀上了的我的肩膀緊緊回抱我,我回過神來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拉著她到沙發上坐。她的手凍得像是冰塊,我讓她坐下並給她倒了杯溫熱的水暖手,也許這樣她會好受點。

這時我才有時間打量她,兩年不見她確確實實變了很多,形容枯槁,披頭散髮,以前飽滿紅潤的臉頰塌陷下去,連眉宇間的得意飛揚都已消散;儘管她努力嘗試用長髮遮掩臉上三處深淡不一的瘀紅,但我還是看到了。我盯著她,她軟弱的低著頭假裝思緒神遊,若有似無的像是在回避我的目光,她是害怕我看到她這般狼狽的模樣嗎?我抿唇在她身旁緩緩坐下,等她先開口。低頭卻瞥見她的手腕,上面還有一條淡紅的抓痕,所以,她結婚之後到底都是怎麼度過的啊!

她抬起頭,晶瑩在她眼裡回轉,她開口說著這兩年來的婚姻不順,她丈夫是個喜新厭舊的人,結婚後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說还酗酒,一酗酒就開始抱怨生活上的諸多不滿,經常嫌她礙眼,失去理智時就打她、罵她。她哪裡回擊得了一個男人啊!忍聲吞氣了那麼久,現在是真到極限了。她何苦再去維持這段不堪的婚姻,心靈上,肉體上都不堪負荷,她說算了吧,她受夠了,她根本不必堅持什麼,所謂的愛情早已被磨滅得灰也不剩了,自己解脫算了。用不著千方百計的和那個男人和睦共處。

遙想當年她對婚姻充滿無限憧憬,心想定能與丈夫實現白頭偕老的諾言,現在卻是廢墟殘骸,修羅煉獄,令人只想儘快離場。愛情不像婚姻,無需計量。若她沒有那麼草率結婚,再思忖久一點的話,現在的生活也不至於敗壞到這個地步。

她能怎麼辦呢,她嗚咽的說她不奢求那麼多了,她只想在日後的年歲裡能活得簡單開心,女人吧!需要的只是一個溫暖的家和一個愛自己,有責任心的男人而已,那樣就足夠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再安慰她,她不是我的,也不需要我再說什麼,她清楚自己要什麼,我只需要聽她訴苦,這樣就可以了。她說完後情緒似乎有所緩和,她要回去處理婚姻煩事,至少得睡個好覺,天亮後才好辦事。我送她下樓並目送她走出大閘,她是有點生機的樣子了。

送完她,我回到空氣開始凝固的房間,時間成了停止狀態,我躺回床上拉開窗簾任憑月光傾落,不是我的終究得不到,時間過了那麼久,愛慕的心也該理智了。風呼呼的刮著,沒多久传來一聲尖叫。我立刻坐起身往外望去,一個粗魯的男人揪著她的頭髮,一字一句對著她謾駡,她痛哭著,求饒著,像只可憐的老鼠。我憤恨的扯開被子想下去阻止,腳卻不聽話的停住了。那是她選擇的路,她的痛苦不應當由我共擔。她不再是以前那個活潑自信的她,我也不再是以前那個迷戀她的我,我現在幫不了她,那就讓錯過的繼續錯過,做錯的繼續錯下去,一切與我無關了,我在意什麼呢?就讓我的情埋葬在秋天的落葉裡,化成土,直到沒有人憶起,到那時還有什麼所謂在意與否,一切都會好起來了。

這秋夜我想起了“傲寒”裡的那段歌詞:

你蒙上物是人非的眼睛

那是沒有離別的風景

忘掉名字吧,我給你一個家”

我轉身坐到床上,心无波澜的望向窗外嚎哭的她。月光啊月光,你看到了,我不會給她一個家,我只能唱失無所失的愛情。

共 18 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们经常爱说这样一句话,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选了一个狼心狗肺的老公,一辈子都会受窝囊气,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如果选错老公,可以离婚,重新选择。作为朋友,只能同情、安慰、鼓励、期盼她能重新过上幸福生活,不能能她遮风挡雨。【编辑:鲁励】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在线咨询
北京首大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宝鸡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甘肃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贵州什么医院治妇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