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青帝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地书散落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1-17 06:31:06

青帝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地书散落

应州下土

时间又过去七天,星盘在浑浊如墨海面上浮动着,一道青光骤脱离,毫不掩饰直飞向黑水之渊深处。

新破解的第二张和此前一张黑页都环绕青光身周,不时两道幽暗流光聚焦指引着方向,这方向随时在改变,指南针靠近一座磁山浮岛时,由元磁指向变化而转动,始终指示着目标。

青光须臾间就寻到了海底某处,黑页上射出的幽光更沉凝起来……它们的本源近在咫尺

这片广袤深渊底部是许多海岭的结晶,那是最最黑暗、绝望而坚固的沉淀,但随着潜流荡漾也是可溶,不时见得沉渣化在黑水里,固液间的变化交换,构成着世界暗面的生态。

此际海岭间有影子闪过,不见形体,而两张黑页的指示方向随即改变,继续精准指示,青光折转追过去……

……海面上,黑帝在追击中也有所感,回醒:“青帝虽最适合,但分身或力有未逮,几位道君何不下去帮忙?”

“不妨稍待。”

一道人取出日月天敕宝镜对着水底照去,以月镜面扫了遍不见地书影子,这很正常,再以日镜面扫了一遍锁定那道青光:“晚点出手不迟……最重要的还是这道号黑莲的外域亚圣,引他出现。”

黑帝皱了皱眉,他现在心思全部聚焦追杀敌人,无暇多想,只觉以那位老友的木德属性,其实最克制水、土本源地书,性子又有着耐心,适合这种大海捞针的活计,如果能取到也是好事。

余白、赤、黄三帝却都感觉这做法很不地道,神识相互交流起来,先发问的是性格最直率、最没有利益于系的白帝:“这等于是以青道友的分身为诱饵,三道君在试探什么?”

“这三个老家伙一贯如此……”黑帝初以为他说的是三君针对青帝的打压,突想到自己的成道之机预感,不由怔一下:“等等,他们三个……是感觉到了什么天机?”

“听你的说法,这黑莲亚圣一偷渡进来,天机就让道君级的力量混淆,不知道哪个道君的出手……”黄帝沉吟着,他自己是不会出头,只怂恿:“你们谁去试探下?”

“试探也没用,肯定都推脱不是自己”赤帝冷哼一声,他才不会给这老对手支使,全无恭谨:“信不信咱们来打个赌,我敢说这三个老混蛋自己也相互怀疑着,他们自己不承认,谁能试探的出?”

黄帝斜眼看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赤脉这种轻率躁动,淡然:“我从不打赌……胜利者,永不打赌。”

黑帝神识脱离了无聊争执,暗自可惜老友不在场,列帝间就少个缓冲人物想了想,于脆把少真道君的算计传音给青帝。

神识瞬息错杂交流着,在内部种种扑朔迷离的紧张气氛,这时镜子里出现了变化,海底‘哗啦,水波两分,两张地书黑页射出二道幽光聚焦处,一片墨润晶莹的沙石静静躺在众多同样的沙石中,除了方正一些别无异常。

装得还很像……

四面幽静无声,透着诡异杀机,青衣道人此时有进无退,毫不畏惧,直接伸手。

红黑的光猝在眼前爆发,席卷,放大,红得发紫……瞬息间这黑紫书面翻盖在顶,化作质地纹理凝实的大手印,搅动着暗流,每一根手指都沉厚一条海岭,万吨水压庞然碾下:“汝辈安敢窥我大宝”

“胎膜假形?此间……非是汝域”

青帝身形不退反进,手掌唰的翻转正竖,指尖泛出青紫光,短刃直刺一击……

两股巨力碰撞的尖锐爆鸣,争分夺秒、以攻对攻,正是青脉不逊于白脉的进攻性风格,甚至瞬间推演明白――地书化形也需要小世界力量支撑,如果敌人真力量充足,化形的就不是一只手,而是完整分身

信风浮现助推,青色人影一时如箭,扎入巨掌深处。

“疾――”

随着人影一声喝令,环绕身周的两张可控黑页又化二根绵针攒刺,系出同源的力量反水,就入无间地破坏巨掌肌体纹理,庖丁解牛一样,而后青色的藤蔓扎根深入成巨,又似草木抽取地力……

“这就是青属的亚圣么……还是头一次撞见这种对手,有点难缠。”

黑水上层离冰冻海域不远的地方,黑莲亚圣手掌微微刺痛的一颤,心既有力量错估的愠怒,又有左右两难的焦虑:“该死要不是叶青这虫豸算计,要不是我现在抽身不暇……”

不远处,敌人追击更急更准了。

“刚刚以亚圣之力借书化形显出了一点端倪,错估了没能一下碾死青属亚圣分身,要继续分神加强固能保下地书,但无疑自己的圣人之躯就要暴露……孰轻孰重,谁都分得明白”

“且这七天来,也不是没想过补救方案……反是那个土著叶青,诡异到令人寒毛直竖的第二页黑书,更让人琢磨不定。”

黑莲思索着自己的方案,终不认为区区一个真仙能好运到几次于涉天仙战局,再想想反正都已经出现两页瞒不住了,心一狠对地书下了指令:“爆――”

感应到信号引力波动,冰面迅速向这边蔓延,但以圣人之躯的游刃有余,黑莲依旧及时抽身而退,甚至营造出险之又险躲避开的景象,一切都恰到好处。

……海底,青帝分身的力量规模上远逊于地书,但木德与水德、土德三种本源的层层抵消中,以水生木与以木克土,两种相克优势累加,质量上完克

铺天盖地的黑暗,丝丝放气声、激流声、草木抽芽声混合成生与死的交响乐章,黑紫巨掌轰的爆碎,核心处幽幽逃窜的一卷黑书,书页翻卷的哗啦啦响动,混杂着洪波冲涌的巨浪声里,黑色书卷隐蔽不见。

但两张反水的黑页依旧照着它的踪影,青帝追上去再度探拿,自信敌人不敢再化形反抗,但在白玉手掌接触到地书的瞬间……

“爆――”

低喝在地书里响起,成百上千道黑光四散。

这下自爆的速度让人始料不及,像是鲨鱼闯入大片簇拥巡游的沙丁鱼群,交错纷乱,目不暇接,彼此策应掩护的一条条鱼都在飞快遁逃,任鲨鱼怎迅猛都只能吃掉几条。

青帝眼疾手快自是比鲨鱼强多了,但地书自爆的速度快的多,也只来得及伸手捞下五六张黑页,绝大部分黑页四散消失在视野中

,因某些历史原因,实在拉不下脸来恳求。

“七日后,我炼化的新页可以给你们各两张,这样捞起来速度更快些,这对大局有利。”

这青衣道人很是敏感捕捉到一次开源的机会,排除掉忙于追敌的老友和刚算计了自己的道君,传音对白、赤、黄三帝说:“但你们之后捞到每两张,都要给我一张……立誓?”

“不必了,也没什么用,我对你们已经没有制约力……但三君自有算计,诸帝都是聪明人,想必知道什么时抱团,就是这样,捞两张给我一张,觉得我这条件如何?”

黄帝和赤帝面皮就有些不好看,那句立誓没有用的话,虽无故意嘲讽贬低之意,但正因对方说的实话,让人更难堪……如非形势所迫的不得已,谁真喜欢背信毁诺?

“此事可以。”

黄帝点首答应下来,稍有些不悦:“在青道友眼里,我难道就是不顾大局之人?”

“嘁,你想的是――你中央土德就是大局。”赤帝冷笑着揭穿老底,一脸慨然:“我同意这条件地书么对我赤脉用处不大,捞到多少无所谓,留在我手里和交到青道友你手里都一样。”

乌鲁木齐石油化工总厂医院怎么样
湖南男科
银川整形美容费用
广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合肥康安医院施宝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