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两兄弟德国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1-07 12:20:20

以度日的苦楚。后来我辗转来到宜兰,才逐步安定下来。当时正信佛教不发达,为了接引更多的人佛法,我不惜将些微稿费拿来购买佛教,送给来寺的青年;我乃至经常忍饥挨饿,徒步行走一两个钟点以上的路程,到各处讲经说法,将饭钱、车费节省下来,添置布教所需的用具。

早年因為沒得東西吃,只要有得吃,都覺得好吃。近些年來,吃的東西很多,我十分珍惜這份福報,所以不管是湯面、拌面,干飯、稀飯,米粉、冬粉,水餃、包子,雖然不一定覺得好吃,但我一概來者不拒。有時候看到徒眾很用心地為我準備了一道菜,為了嘉勉他們的辛勞,即便不甚好吃,我也會隨意稱贊某道菜十分可口。然而徒眾未能善體我心,甚至誤解人意,有時候一月半月每天都會吃到同一道菜。問他們是何原因,他們總說是隨順我的喜好,真是令我啼笑皆非,但是叫我說一句 不喜歡吃 ,怎樣我也不肯。我寧愿一直忍下去,也不愿隨便說出我的好惡。

有一回在外地讲经,天气突然变冷,有位弟子为我买了一件毛衣,我连说: 厚的衣服真好! 意在赞美他的体贴用心。没想到日后大家都说我喜欢穿厚的衣服,从此尽管天气转热,侍者也依旧为我准备厚的卫生衣、厚的罗汉褂,乃至特地定制厚的长衫大袍。我向来不忍拂逆他人的好意,因此只有自己忍耐汗流浃背之苦了。

我常常想起过去在丛林里,戒规十分森严,即使天寒地冻,也不准我们披围巾、戴帽子,而在那个贫苦的年代里,我们穿的几乎都是已圆寂前人的遗物,缝了又补、补了又缝的单衣薄衫,每逢隆冬时节,凛冽的北风从宽大的衣领袍袖中直贯而入,没有忍受精神,不易度过寒冬。于今,我将这份耐冷的气力应用在忍受暑热上面,显得驾轻就熟。

所谓 忍 ,忍寒忍热,这是很容易的;甚至忍饥忍渴,也不算难;忍苦忍恼,还能勉力通过;但是忍耐冤屈,忍一口气,就大为不易。但是,无论如何,想到自己既已学佛,深知相互缘起的,明白 忍 是一生的修行,为什么不能依教奉行呢?

曾使臂使指经有一个徒孙,常常购买下端绣有图案的毛巾给我使用,我由于脸上破皮,建议他买没有图案的,以免洗脸时觉得不舒服,他却理直气壮地说道: 有图案的毛巾比较美观,您用另外一端擦脸,就不会碰到绣花了! 唉,彼此心境不同,说起话来有如对牛弹琴,我也只有当下 受教 ,忍他1忍算了。

记得我五十岁生日,一名在家信徒特地送我一张不菲的弹簧床,无奈我从小睡惯了木板床,但又不忍直言,让他难过,从此只好将床当作装饰品,自己每天睡在地板上,达十年之久。

有一次,我应邀到温哥华弘法,承蒙信徒好意,特地为我商借一位张姓居士的别墅,其中一间考究的浴室,内有新式开关壹败涂地、长毛地毯,还有漂亮的浴帘、舒适的浴池,我因为不会使用这些繁复的装备,只得忍耐到行程结束,回到佛光山再痛快地洗澡。

朝好的方面去想,剖蚌得珠这也是他们的一番孝心善意,我怎好苛责呢?特别回忆四十年前,我刚到宜兰雷音寺时的光景,与今比之,真可说是天壤之别。

那时由于政策使然,寺院里住满了军眷,丹墀成了大众的厨房,每次如厕,我都必须等人将煮饭的炉子移开,开门进去。最初我都在佛桌下过夜,后来寺众整理出一间斗室给我居住,里面除一张破旧的竹床之外,只有一架老旧的缝纫机,但是我已很满足了。

三个月以后,我从布教的监狱捡来一把狱所不用的椅子,欣喜不已,从此每天晚上,等到大家就寝以后,我就把佛前的电灯拉到房门口,趴在缝纫机上。在现代人看来,或许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当时的我,非常珍惜这份难得的机会。

3四十年后的今天,目睹現代的年輕人空腹高心,漫言入山修行、閉關閱藏,不禁感慨萬分,倘若福德因緣不具,焉能獲得龍天護持? 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 ,沒有百忍興教的割地求和精神,如何成绩人生大事? 我就

小儿咳嗽怎么治

小儿流行性感冒预防措施有哪些

老人尿失禁纸尿裤用哪种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心脏早搏如何治

心律不齐用什么药

心脏早搏什么病

心律不齐怎么好得快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