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隐妖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间还应有牵挂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0-12 17:46:40

隐妖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间还应有牵挂

建德寺在战斗中已经被夷为平地,四周草木俱丧,光秃秃地裸露出了土层。苍穹黑气仍然在涌动,然而可以明显地看出,相对于四周区域,已然浅薄了许多。

林宗与薛鸿铭站在一处,方君君站在轩辕剑前,无形之中,已将冥王前路后路都堵截住。

“林宗……?纯钧……?!”冥王表情颇有些震惊,扫望一眼均以冷然面色对着自己的一人一妖,忽然阴厉笑道:“哈哈哈,很好,很好!!”

在笑声中,他的身体开始雾化,分散成一缕缕黑气向天空飘荡而去。如今局势骤然逆转,无论是林宗还是成为了纯钧剑主人的方君君,都是不可忽视的战力。而他只是冥王的分身,并不真正具备冥王毁天灭地的力量,抛开其他人不说,单单一个八尾的林宗,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未必能战胜的存在。

所以他明智地选择了撤离。

但是林宗不准。

林宗身形未动,身后八尾却遽然激射而出,瞬间刺入冥王化作的那一团团黑色雾气之中,狐尾宛若有莫大吸力,将四周黑气吸附于狐尾之上,看似柔滑的毛发以某种诡异的方式行动着,将雾气通通消融。

雾气之中,传来阵阵惨厉嚎叫,偶尔隐约可见冥王的人性浮现,每一次浮现,身上都有无数伤口、渐渐开始残缺,最后被狐尾完全吞噬。

但是林宗犹不解恨,八条狐尾陡然弯曲,然后齐齐笔直地向苍穹疾射而去,狐尾无限延长,天与地的距离竟然不过须臾便被贯穿。八条狐尾如同八条铁棒,在苍穹重重黑云之间翻江倒海,一时将黑雾搅得向四方仓皇而逃。

天边遽然落下浅薄光华。

被黑雾遮蔽了许久的明月重现人间。

只是这明月的光华,凝成一束,只肯落在林宗一妖身上,其他的生灵……没有资格享受。

林宗收回狐尾,双手垂落,面无表情,好像不过做了一件很无聊的事。他徐徐转身,见薛鸿铭不知何时已然退了很远之外,拔出了轩辕剑,与方君君并肩站立,面色凝重地望着自己。

林宗淡淡说道:“我不会要你性命。”

“但我要你性命。”薛鸿铭双目凝实,注视着林宗,沉声说道:“方君君,你给我滚蛋。”

“我不!”方君君从未违背过薛鸿铭,然而这一次的她分外执拗,认真说道:“薛鸿铭,我再也不要你来保护我了,从此以后,我保护你!”

薛鸿铭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看了一眼方君君手上的剑,骂道:“以为得了纯钧剑就了不起了?老子手上拿的是人间最强的轩辕剑,现在御气无论品级阶位都特么比你高,你拿什么保护我?快特么给我滚!少碍事!!”

“可是……”

方君君还想辩解,林宗剑眉却颇为不耐烦地皱了起来,向后一张手,巨大的响声中,被埋在废墟之下的唐夏棺材破土而出,重重落在他身旁,他冷声道:“唐夏的死,还没有让你放下要杀我的执念?”

薛鸿铭心中一痛,正色说道:“我找了你十七年,现在我不想再满世界地找你。但你不该出现在眼前,仇人见面,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不报仇。”

林宗说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何出现在这里?”

“不用想,无非是杀我为唐夏报仇,或者来抢轩辕剑。这样很好,曾经你是我的仇人,现在我也是你的仇人,仇人与仇人相互厮杀,无论最后谁生谁死,都很公平。”

“你答应过唐夏会活下去的。”

“但是现在我无路可退,所以我要杀出一条活路。”

林宗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来杀你的,也不抢你的轩辕剑,我来是要和你联手。”

“联手?”薛鸿铭怔了怔,讥讽笑道:“联什么手?你认为这么荒唐的事有可能发生?”

林宗平静道:“冥王将要现世,能真正克制冥气的只有你的轩辕剑。薛鸿铭,你是拯救人间最核心的力量,没有你,人间无路组织多大的力量,最后都会沦为毁灭。”

“呵,堂堂林宗大人,竟然关心起人间的存亡?”薛鸿铭冷笑几声,寒声一字一顿说道:“我不相信!”

“无论你信不信,人间需要你,这是事实。”林宗并不是很有耐性的妖怪,声音渐寒:“难道你要看这人间从此毁于一旦?”

“我无所谓。”不想薛鸿铭竟然认真地回答道:“从唐夏死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如果所有人都死了,那么我也算活到了天荒地老。”

林宗听他说得振振有词,不由恼怒道:“你在人间就没有眷恋了?”

听到这话,方君君竖起了耳朵,紧张地等待着薛鸿铭的回应。

但是薛鸿铭无情地说:“没有了,就算有,我也累了。”

林宗沉默了片刻,忽然缓缓说道:“就算是你亲生的孩子,你也可以忍心看它同人间一同毁灭?”

“我没有孩子,唐夏早就帮我查……”薛鸿铭最初面带讥讽地回答,然后忽然掠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如此可怕、如此幸福,让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栗起来。

他的确让唐夏查过他惹下的情债是否有后续,唐夏也的确给了他完整的报告,证明他在世上的确没有子嗣。

但唐夏是他最大的情债,是他最容易忽略的情债。

唐夏不在她的情报中。

当他对唐夏提出这个恳求时,唐夏曾经问他,倘若他在这个世界上有子,那么面对一个拥有妖怪血脉的孩子,他将以何种方式面对?

那时他心思恍惚,茫然无措,念头乱成一片,只迷惘回答她说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该如何面对,但他现在想起唐夏那时的脸容,虽然故作镇定从容,然而若细看她的瞳目,眼底有别样神采。

不是不哀戚凄惨的。

轩辕剑划出一圈圈流光,薛鸿铭的手在抖,不可抑制地抖。

他盯着林宗,颤声道:“那个孩子,是唐夏的?”

林宗说道:“当然是。”

薛鸿铭顿时像失去了力气一般,砰得一下跪坐在地,五官表情复杂,似狂喜,又似悲痛,像悔恨,又像怀念。

他身边的方君君同样满脸震惊,也同样想起了那时唐夏与她言语间往事。

唐夏说,君君,对不起

,我也许将要和薛鸿铭结婚了。

是啊,她有了薛鸿铭的孩子,自然应该可以薛鸿铭结婚了。

然而数日之后,她以一番截然不同表情对她说,君君,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会和薛鸿铭结婚,那天与你说的话,千万不要让鸿铭知道。

她的表情是仓皇的,是难过悲伤的,是认真严肃的。

只是那时方君君以为,她是这世间最完美的女子,应该不会有什么舍得叫她伤心,就算有,上天也一定会让她安然渡过。

唐夏,唐夏……为什么我现在这么怀念你?

林宗是妖怪,妖怪是没有感情的,林宗曾经有过,但已然耗尽在钟茶薇身上。所以他并不伤感,也不叹息,看着呆滞怔然的薛鸿铭,徐徐说道:“薛鸿铭,世间之道,弱肉强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局,每个人都在利用他人完成自己的局。”

“十七年的事,你看到了大半真相,但没看到冥王的影子。冥界之中,我天狐一族向来骄傲,对于冥王没有敬畏之心,夺冥王遗产,杀冥王亲信,全凭喜乐。所以冥王阴谋使我天狐一族与众多妖怪结为世仇,天狐一族于是没落。我母亲为保天狐一族血脉,以秘法使阿紫,也就是后来人间的唐夏投胎人间。”

“冥王早在十七年前就盯了你,因为你与你母亲身负黑凤凰血脉,是唯一有可能以强悍修复能力拔出轩辕剑的妖怪。十七年前,我破冥界屏障来人间找寻妹妹,冥王暗中指引,使我追寻到你家。唐夏与我谈论过,那时她和许泽也是追寻一个妖怪才到你家附近。”

“后来那只妖怪死了,死的时候体内残存些许冥气,足以证明这些都是冥王的有意引导。”

“从此你心怀憎恨,陷入复仇执念。但你又知今生你要杀我实在太难,又因为你体内的黑凤凰血脉,使你得不到名剑的承认。”

“然后冥王给了你昆吾剑,收到冥气侵蚀的昆吾,自然不排斥你的血脉。以冥王的计划,驱使你不断变强,在你用尽所有努力后,让你找到我,找到苏媚,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你所有的努力都不过是泡影,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战胜我,就算你流着黑凤凰的强悍血脉。”

“届时,冥王只要稍加蛊惑,你在绝望之中,因执念而不顾一切,便会去珠峰之巅拔出轩辕剑,从而使他破除封印,重新君临人间。”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以为昆吾不过是流落冥界的普通名剑,却没想到昆吾的真身竟是二分之一的轩辕剑。当年轩辕姬以轩辕剑镇压冥王,便顾忌冥王有天会破开封印,重新降临人间。于是暗中将轩辕剑一分为二,一柄镇压人间珠峰之巅,一柄则镇压冥界之中,一内一外,里应外合方能完全封印住冥王。而人类却是狡诈,瞒天过海,连冥王都不曾发觉,轩辕剑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封印能力,正是源自于冥界自身。”

“命运早已在你得到昆吾剑的那一刻注定,失去了里应外合的轩辕剑,封印开始缓慢地松动,哪怕没有秦浪掀起的风浪,冥王破封也是迟早的事。而你与李云东一战,昆吾现出轩辕真身,冥王于是明白了一切。”

“他来夺你的剑,只是忌惮当他再度降临人间时,轩辕剑会像当年一样,将他再次击败。”

薛鸿铭怔怔听着林宗的叙述,目光定定地看着他修长冷傲的身影,不知在想着什么。

半响之后,他声音沙哑地问:“他在哪?我的孩子……他在哪?”

临沧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泰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长治治疗宫颈炎费用
临沧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泰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