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入殓师王刚用3D打印技术重塑遗容略

电商
来源: 作者: 2020-10-16 10:23:40

入殓师王刚:用3D打印技术重塑遗容

  入殓师王刚:用3D打印技术重塑遗容,让逝者“从容远行”

  2019年4月4日,王刚在由他领衔的全国首家“3D打印遗体修复工作室”内,和他的徒弟陈钰讨论3D打印遗体修复技术。澎湃新闻记者 栾晓娜 摄

  “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死亡也可诠释得如此自然和美丽。”影片《入殓师》将遗体整容师这个职业展现在人们眼前。

  今年42岁的王刚就是1名入殓师。20岁时,他走进了上海龙华殡仪馆的遗体化装间,成为1名普通的学徒工,从此便一直坚守在为遗体防腐、整容、化装的第一线,如今他是上海龙华殡仪馆遗体整容高级技师。

  “长时间从事遗体整容行业,确实影响了我的人生观。”王刚说,这份职业让他觉得时间特别珍贵。对他而言,能陪伴逝者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守护生命最后的尊严,并抚慰家属哀恸的心灵,是非常有意义和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凭仗一双巧手和探索研究精神,王刚不断学习各种知识,提升遗体修复技术科技含量,并在多起突发事故中应急受命、迎难而上,展现出上海殡成为风电场的主流机型。5兆瓦风电机组已经下线葬行业遗体修复的精深技术。他还通过整合传统修复技术与3D打印技术,研发出符合中国人特点的专用3D打印软件,推动上海遗体修复技术由手工化向数字化迈进,从而实现国内遗体修复技术的重大奔腾。

  第一次触摸逝者打了个激灵

  位于上海徐汇区的龙华殡仪馆,每年有近三万逝者在这里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

  1997年夏天,刚走出校门的王刚来到这里,成为遗体化装间的1名学徒工。对龙华殡仪馆,王刚其实不陌生,他的母亲就在这里工作,不过刚入行的时候,他也有一些不适应。

  入行近一个月,王刚开始帮师傅“搭手”,他面对的第一位逝者是久病离世的高龄老人,骨瘦如豺,身体牢牢蜷缩在一起。当自己的手触碰到老人的手指时,那种又硬又冷的感觉迅速透过指尖传遍全身,王刚打了个激灵。

  回过神来,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怕,但手指还是不听话地微微发颤。这时候,师傅渐渐握起那只冰凉的手掌,放在王刚手心里:“握住他,才会有温度。”王刚照做以后,那种透骨的寒意,竟奇迹般地消失了。

  很快,王刚不但适应了这份工作,还慢慢地沉醉其中。他发现,当时的上海殡葬行业有很多服务项目、装备设施等相对落后,包括自己所从事的遗体整容工作也是如此,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两年后的一天,一名刚过8岁生日的小女孩不幸从19层高楼坠落身亡,幼小的面容上出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创伤,小脑袋也变了形。女孩母亲哭晕好几次,醒来就只剩下喃喃自责:“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女儿爱漂亮,不能让她这样走!”

  当时的整容技术,只能将外表伤口简单缝合起来。王刚用了最小的美容针,细细密密地缝合伤口,以满足父母愿望,但收效甚微。告别时,看到母亲牢牢地搂住女孩那小小的身体,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女儿面部每一寸被缝合后的伤口。这两年,虽然看到过无数生离死别的场景,但这一幕仍让王刚潸然泪下。

  面对逝去时不完全的面容,家属所承受的心理冲击特别强烈,由此产生的心理创伤,也会直接影响到家属后期的心理修复。如何能够让逝者面容恢复如初,让最熟习的模样永久定格于家人心中?这促使王刚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遗体整容技术的未来。

  白天做实验晚上查资料

  在很多人看来,为遗体整容化装,靠的是胆子大,但事实远非如此。

  想要做好遗体修复整容,需要掌握大量相干知识。作为传统服务行业的殡葬行业,长期以来缺少科学学科体系的支持,没有先例可循。而遗体整容修复又触及人体结构、解剖、病理、防腐等多门学科。要掌握这么多交叉学科的内容,其难度可想而知。

  越是难,越要干。为了掌握人体结构,王刚先是在墙上挂起了人体结构图,后来干脆买来了人体模型、头骨模型,1有空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研究人体分部、结构分科、器官系统……狭窄的屋里到处都是书、资料和模型,过道里也满是他拼接的模型。

  但知道人体结构“是什么”,并不能直接解决遗体整形整容“怎么做”的问题。学得越多,王刚越发现自己的“局限”在哪里。因此,解剖、病理、防腐等学科都进入了王刚的视野,白天1有空,他就捧着书看,碰到困难就记下来。晚上、周末,就到上海医科大学(现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去“蹭课”,1“蹭”就是两三年。

  2002年,上海市民政局提拔了一批防腐整容青年人材赴加拿大学习进修,王刚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加拿大有非常系统的遗体整容防腐技术体系,还有先进的理念和成熟的技术装备。

  半年的学习,给王刚带来了巨大心理冲击。他意想到,与加拿大相比,国内相干技术尚处在探索阶段,有些领域还是“空白”,存在不小的差距。他有一种冲动,觉得自己应当要去做很多事情,特别是遗体修复整容技术的研发和提升。

  回国以后,王刚便一门心思扑在了遗体整容防腐的技术研究上,他想把“空白”弥补起来,想把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拉近:白天利用工作空余做实验,晚上上网查资料、做笔记。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要向书本请教;书本中得来的知识,又需要回到实践中去检验。

  在对遗体进行修复整容的实践中,王刚开始尝试各种新技术,遗体修复技术科技含量得到不断提升。

  有一次,上海一名知名人士遭受车祸,整张脸都塌陷变形了。为了实现家属为逝者留下完整面容的心愿,王刚大胆使用了骨骼复原技术,利用金属支架、连接器将颅骨破碎的骨骼进行固定和连接。终究,在他的巧手下,逝者恢复了往日的奕奕神彩。

  用3D雕刻机做“定制面具”

  在实践中,王刚还意想到,遗体整容整形,既要有技艺支持,也需要科技助力。

  自2004年起,王刚和同事们承担了很多赴外地殡仪馆的技术支援工作。他发现,一旦产生重大灾害事故,遗体量太大,常常没法及时处理。

  “因此,当时我们有一个强烈的动机,就是希望找到一种办法,既能保证遗体复原程度,又能便捷操作,节省时间。”王刚说。

  因此,他注意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三维扫描技术,并从2009年起开始了技术探索。他应用骨骼复原技术和胶原填充等技术还原逝者容颜,并通过计算机三维扫描、虚拟成像、定点丈量,通过3D雕刻机,迅速刻出脸部轮廓,形成一个“定制面具”,覆盖在脸庞上。这1创举,加快了遗体整容的速度。

  2010年,由王刚领衔的“王刚遗体修复工作室”挂牌成立,他也被业内誉为“国内遗体整形第一人”。2016年,全国首家“3D打印遗体修复工作室”在龙华殡仪馆成立,一样由王刚领衔。

  这家“3D打印遗体修复工作室”,利用创面扫描、电脑三维建模、采取分层加工、叠加成型的方式,逐层增加材料来生成3D打印实体,再通过植入毛发、妆面修饰等技术再现逝者仪容,到达逝者面容重塑高精度复制效果,修复类似度可达95%以上,且花费时间可缩短到2天之内。

  王刚和团队研发的各类技术,很多已在国内殡葬行业得到应用,甚至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前国际殡葬协会主席特蕾莎女士,曾屡次带领国际同行参观王刚工作室,并对其给予了很高评价。

  “10几年前,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是很大的,现在这种差距正在逐渐缩小,甚至在某些方面,我们已开始领先。”王刚不无自满地说。

  但王刚依然不满足。他认为,三维扫描虽然较此前传统工艺节省了大量时间,但仍存在后期手工操作时间较长、材质单一等问题。他渴望有一种技术,能够最大程度恢复逝者原貌,又能比三维扫描节省更多宝贵的时间。

  让故去的人们“从容远行”

  倾力协助无偿援外任务,是王刚技术实力的最好印证。近年来,王刚和上海殡葬应急救济团队前后参与全国各地30余次善后支援工作。

  在一次又一次的紧急支援工作中,王刚愈发意想到团队建设的重要性。他发现,在大型救济工作中,遗体修复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果所有环节都有能手,就能节约宝贵时间,大大提升修复效力。另一方面,靠个人气力做技术研发,会碰到一些瓶颈,常常觉得自己力所不及。

  因此,在“王刚遗体修复工作室”成立之初,他就把带团队、建队伍作为核心任务之一。这个“工作室”,不单单只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传帮带”平台,更是一个孵化创意、培养人才的研究平台。2012年,王刚成功竞聘上海龙华殡仪馆业务科副科长,开始尝试做一些管理工作。

  在带教进程中,王刚创造性地利用启发式教学、情形模拟、结构化研讨、“头脑风暴”等情势,提升团队的创造性;开展专项课题研究,做调研、数据分析、撰写论文,提升团队的理论知识水平;展开内部技能比武,为成员制定专项技能发展规划,提升团队的业务水平和操作能力。在良好的氛围和机制作用下,各类人才都崭露头角。

  对死亡的畏惧和特殊的环境氛围,会在一定程度上对职工和家属造成心理伤害。王刚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也需要科学干预和调适。

  在他的引导下,工作室成员常燕蓉,开始自学心理学知识,并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质,还成立了“心理抚慰工作室”,为职工和家属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开展生命文化教育。

  除常燕蓉,28人的团队中,还出现出张斌斌、陈钰等一批技术尖兵。他们中,有人考上了遗体整容高级工、技师,有人荣获了“全国殡葬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还有人在全国性赛事摘得桂冠。

  为了培养出更多殡葬人才,王刚还积极参加国家职业技能标准《遗体防腐师》制定工作,编写教材,出版专著《遗体修复》,把经验上升到理论和标准层面,参与全国性赛事的事比赛拟题、执裁、培训,通过远程教学、实地讲学等多种情势,进入民政院校殡葬专业展开“名师带徒”工作,不遗余力地将本身所学,传播到更广阔的范围。

  在4月2日开幕的第十四次全国民政会议上,王刚取得了民政部最高荣誉奖“孺子牛奖”。在此之前,他已前后取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上海市杰出技术能手”“民政部领军人才”“上海工匠”“全国技术能手”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近22年来,王刚的足迹,走过中国很多地方,每一次都带着使命和哀伤,每一次又都收获了抚慰和赞美。他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换取了家属们心中那一丝最后的安慰,也用自己所有的气力让那些故去的人们能“从容远行”。

  澎湃新闻记者 栾晓娜

(本文由零点的水友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零点南方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安络化纤丸和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有什么区别
小儿厌食如何调理
小孩积食发烧的症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