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覆云乱煜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兵围三面(四)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10-12 21:24:47

覆云乱煜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兵围三面(四)

平心而论,闽行大军的推进速度已经很快,月余时间攻克半州之地,放在哪儿也不算慢,但是与萧煜和魏禁相比,这就很慢了。

先不说作为主公的萧煜,只说魏禁,魏禁那边除了一个齐州,可是还有一个西岭口,如今魏禁却先他一步攻克齐州,这让想在萧煜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闽行如何不急?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很浅显的道理。

闽行的脸色有点晦暗,自从上次陕州之战失利后,他的地位就有所动摇,继而萧煜将他下放河内州,更是让他的处境雪上加霜。放眼当下的西北,林寒返回草原已成定局,蓝玉回归文官行列也是**不离十,至于徐林,很难再有机会掌握真正意义上的实权,那么武官行列中,真正有资格与他相争的,就只剩下一个魏禁。

偏偏魏禁是由徐林向萧煜举荐的,也算是西北老人,在徐琰出仕文官而非武官之后,徐林的许多嫡系旧部都更偏向于这位新崛起的后起之秀,而不是早早生出异心已经自立门户的闽行。

魏禁奉行慎独二字,从不主动培养亲信心腹,却应了道祖那句“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相争”的话语,正因如此,他越发被萧煜重用,在西北军中平步青云,威望日重,短短数年时间,已经从一个小小的都尉,成长为可与闽行较力的西北军大人物。

反观闽行,一心要做徐林之后的第二任大都督,却是一败再败,不断被后辈们追上,已然是大不如从前。

随着林寒、蓝玉、萧瑾等人各归其位,萧煜重新亲领西北军,而石勒、韩雄、诸葛恭等人还不具备自立门户的资本,西北军内部已经从先前“诸侯并立”的局势悄然变为了“魏闽之争”。

对于当下这种局势,萧煜乐见其成

,徐林无动于衷,林寒高高挂起,蓝玉和萧瑾等人则是冷眼旁观。

闽行不是林寒,不敢直接明火执仗地跋扈行事,故而他与魏禁的相争,很多时候就是看不见的绵里藏针。

李宸作为闽行一系的军师人物,这次也跟随闽行来到豫州,此时就站在闽行身后,开口道:“知公,王爷那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王驾已经去了齐州,咱们必须要尽快攻下洛府,否则风头都让魏禁出了,简在上心,怕是于知帅不利。”

闽行轻哼了一声,“他魏文则早就简在上心了,否则也不会在一年内连跳十二级。”

李宸赶忙挥了挥手,待到周围甲士向外退出一段距离后,才道:“知公,我有一计,虽然于大局无用,但是也许能在细微之处见些许功利。”

闽行问道:“什么计策?”

李宸轻声道:“知公,林寒为何会敢跋扈行事?他与王妃有姐弟情分只是其一,更关键的是他会投王妃所好,毕竟不管多厚的香火情分,总得有所往来才能维持。咱们不如在一些小事上投王爷所好,虽然不能改变大局,但积少成多之下,也许会有奇效。”

闽行轻轻摩挲着腰间的刀柄,面露沉思神色,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谁都明白要投其所好,关键是王爷喜好什么?”

李宸扶须道:“若说王爷的喜好,还真是无迹可寻,他不像王妃,喜爱收藏古玩字画,或是珠宝玉石,亦或是各种奇珍异兽。王爷的私库里只有黄白之物,若说他喜财,那也不尽然,王爷并不执着于此,从王爷很少过问过西北的税收一事上就可看出一斑。至于女色,若是从这方面讨好王爷,九成九会惹怒王妃,女子记仇,得不偿失。”

“不过人无完人,千年方有圣人出,这世上还是俗人多一些。上至九五之尊,下至平头百姓,有两样东西是难以拒绝的,一为名,一为利,自古多少人,为名利奔波一生,咱们王爷又岂能免俗?咱们帮王爷打下豫州,这便是利。”

闽行点头道:“话虽如此,但洛府城高池深,怕是短时间内难以攻克。”

此时的李宸很有狗头军师的做派,只是可惜手中没有羽扇轻摇,道:“大名大利,咱们给不了,可是小名小利,却可以动一动心思。”

闽行有了兴致,问道:“比如?”

李宸道:“知公,自从王爷任命你和魏禁为左右军主帅之后,底下的人都改了口,分别称呼为知帅和文帅,可王爷这边却还是照旧,总不能称呼他为明帅吧?所以咱们不妨从这儿做点文章,尊一尊王爷。”

闽行眼睛微亮,轻声道:“有点意思。”

李宸笑道:“这只是小道,咱们可以做,别人也可以做,所以咱们要做就要做别人做不了的,豫州是九朝故都之地,与中州并称为中原,帝气昌隆,王爷当年就是从中州得了传国玺,那么咱们脚下的豫州再出现点什么祥瑞,恐怕也不是不可能吧?”

闽行沉默不语。

过了许久,闽行才缓缓开口道:“关于王爷的称呼,以后私底下喊王爷就好了,明面上统一改称王上。”

李宸点头道:“是。”

闽行接着道:“世子殿下那边,找个合适时机,正式向王上进言,改世子为王太子。”

李宸道:“是。”

闽行略微沉吟了一下,又道:“至于王妃那边,一切照旧,不要招惹就好。”

李宸问道:“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走一走王妃的路子,毕竟王妃的分量很重。”

闽行摇了摇头道:“若是太过亲近王妃,恐怕会招惹林寒,若是因此将林寒推向魏禁那边,形势会对我们很不利。”

李宸点点头道:“是我思虑不周。”

闽行问道:“祥瑞的事情有头绪吗?”

李宸回答道:“早在几天前我就遣人四处打探,刚刚传回消息,发现一处佛门祖庭遗址,里面似乎有遗留佛宝,只有一名老和尚看守。”

闽行点点头道:“好,这件事你亲自督办,记住,这是大事。”

待到李宸离开之后,闽行挥手招过自己的传令校尉,吩咐道:“传令下去,明早准备攻城。”

传令校尉应诺一声,转身离去。

此时洛府的城头上,同样有人在登高望远。

此人便是闽行在豫州的最大对手,张海九。

张海九是这个时代的典型武将,不缺真本事,会领兵也会打仗,但是脑子里从来没有什么忠君爱国的思想,投降和逃跑是家常便饭,所以他选择投效萧烈门下,跟随萧烈反叛郑帝,成就一番富贵。

如今他被逼到了近乎绝路上。

张海九已经有连续两天两夜未睡,一是因为闽行咄咄逼人的攻势,二是因为他也在挣扎摇摆。

这次不同于上次,这次他只身前往豫州领军,可他的妻儿老小却还在东都城里,若是他开城降了,张家上上下下几百条性命又焉有幸理?即便他狠得下心,愿意舍了一家老小的性命献城投效,可去了西北之后是否还有如今的富贵权势?若是没有,去有何益?

不过退一步来说,即便他不投降,而是弃城而走,返回东都之后亦是没有活路。

如今的张海九坐困孤城,已然是穷途末路。

张海九的心腹站在他的身后,轻声问道:“都督,闽行写了亲笔信给你,还顾虑什么?”

张海九叹息道:“一家老小与我相较,孰轻孰重?”

心腹轻声道:“都督,若是没有您,在虎狼遍地的东都,一个孤儿寡母的张家,守得住吗?”

张海九脸色坚毅起来,点点头道:“是了。我知道了。”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线预约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评价如何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怎么预约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网友评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有预约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