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赵平职称暂时无解不能用教法庭审判医生

数码
来源: 作者: 2020-11-19 20:45:50

赵平:职称暂时无解 不能用教法庭审判医生 的讨论都不少,但今年尤其多。3月15日,在中国第一家中美合作健康医疗转诊机构—RayBay丽湾国际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签约成立仪式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秘书长长  虽然已经卸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仍担任很多社会职务的赵平对中国医疗界热点依旧十分关注。谈及医生职称,赵平认为这是“哥特猜想”,目前谁都解决不了,因为职称涉及的面太广太复杂。  “关于医生职称,虽然也有很多解决方案,但都行不通。”赵平称,这犹如耗子给猫挂铃铛,答案很容易,但问题是谁去挂。  对于当下热议的医疗事故罪,赵平认为,如果医生不是主观原因,没有治疗好患者,就被定义为罪犯,这种想法是绝对不能要的。“现在不是哥白尼时代,我们不能用教法庭审判医生。”  健康界:2002年开始实行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目前正在修订,在您看来,修订过程最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赵平:目前医疗事故鉴定有两种途径:一是由医学会组织医疗技术鉴定委员会,二是通过的司法鉴定。这容易在实践中产生二元化,大大损害了医疗技术鉴定委员会的权威性。  我多次参与主持医疗事故鉴定,发现有一些并不太了解复杂的医疗技术问题,他们更多是判断患者有没有受到,医疗的特殊性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这样表面上是对患者有好处,实际上大大损害了患者的利益。这是因为,医疗纠纷或医疗事故多了以后,随之带来的就是对医院正常秩序的,损害了患者的就医、诊断。此外,这样的二元化使得人们不信任医疗界,而这种不信任会导致一系列问题。想想看,谁愿意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一个不被信任的医生呢?  其实二元化的后遗症已经出现。患者四处求医,而很多医生为了自保,推诿患者,这都已经不是个例,而是普遍问题。  健康界:其实两高早就把医院纳入公共场所范畴,在修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时,再次强调有什么意义?  赵平:虽然两高已经把医院纳入公共场所范畴,但在门还没有这个意识。在出现医疗纠纷时,门还会选择性执法。所以,我们要反复强调,让人们对此有足够的重视。  中国医闹问题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很多人不懂得公共场所是不允许遭到的,即使他们了,也没有遭到惩罚,所以愈演愈烈。反观美国,医疗纠纷不比中国少,但为什么几乎没有伤医事件呢?这就值得我们深思。  赵平:其实,我认为,修订后的新条例应秉承预防原则,将着力点放在减少医疗纠纷、防止纠纷升级上,有效患者和医务人员的权益。如果新的条例不能够减少50%的医疗纠纷的话,那么修订的意义就不大。如果条例修订之后,医疗纠纷和医疗事故反而更多,那么根本就没有必须修订。  所以,我觉得的提议很好。这样处理并不是单纯的哪一方,而是要维律的公平。如果是医院的责任,医院必须负责,如果医院没有责任,患者也不许。  这种做法有两个意义:一是医院没有偏袒自己人;二是在第三方进行调解时,患者就不能再去医院闹。通过调解,如果是医院的责任,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双方在一个中,平等对话,这有利于医院正常的工作秩序。  赵平:从理论上来讲,如果导致一个人死亡,确实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目前,没有一个医生敢言,能够把所有的人都治活。如果有这种想法是不科学的,它是教才有的想法。  医生在救治患者过程中,导致患者死亡的原因很复杂。有些患者是根本救不活,有些是在救治过程中,出现意外,但都不是医生主观行为造成的,没有医生想把患者治死。以恶性肿瘤来说,即使化疗,其有效率也就20%~40%,那剩下没有效果的呢?有人讲,1/3的患者是治死的。  当然,如果患者没有被治好,患者家属可以有把医生告到法庭的冲动,但不能有任何医生的举动。而不能糊涂,像哥白尼时代一样,用教法庭审判医生。如果这样,人类的医疗事业将陷入到一个时代,对谁都没有好处。  事实上,医患关系紧张已经到了医疗事业。目前,因为要冒着从悬崖上跌落的,很多人不愿意当医生,很多性医疗措施已经到患者的正常治疗,很多能够被抢救活的患者,却没有医生敢于抢救。  健康界:自习大大提出反医闹以来,您觉得医院发生医闹的行为,是多了还是变少?  赵平:目前来讲,总体上就像现在的天气一样,开始回暖,春天快来了,但是有时候出门,还要多穿些衣服。大的趋向,马上就会好转。  健康界:李克强总理在期间,医生职称是花架子。对于职称制度,您有什么高见?  赵平:医生职称可以说是医学界的哥特猜想,我断言谁都解决不了,因为它涉及的面太广太复杂。  这涉及到什么人可以提教授。目前中国对医生职称抱怨的地方有两个:一是基层人员抱怨,看病用不着论文;二是来自中医体系的人抱怨,提职称干嘛考外语呀,我们用不着外语。这样也就是所谓的“花架子”。  我再提供一个信息,我现在还是中国医院协会肿瘤医院管理分会的会长和主任委员,每年都会出一个,介绍肿瘤医院的情况。从这几十家医院情况来看,高级职称比例越高的医院,水平越高。因此,这还涉及到用什么标准来考核。  其实,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对医学界职称实行限额配给。比如我在比利时留学的时候,我所在科室就是一个正主任医师、两个副主任医师、四个主治医师,这套体系是不变的。换句话说,如果教授不死,副教授就没有机会晋升。  原来中国对医生职称名额卡的很紧,教授都非常少,导致很多拥有真才实学的人上不去。而今天教授、副教授太多,目前的状况已经是进退两难,职称名额收紧已经行不通,否则后面的人会很,因为规则已经演变成这样。  国家没有办法,就实行先给资格,把球踢给了医院,让医院去评选符合教授资格的人。假如有20人申请,医院筛选出符合资格的10个人,然后再从这10人中选择2个,给予教授资格。尽管这样,中国的教授、副教授还是增长很快。比如我刚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时,当时医院里只有3位正教授,而现在已经有13位正教授了。  这就造成了中国医学界人才梯队的变形,本来该是型的人才梯队,现在变成了倒型人才梯队。随之而来的就是教授在贬值。  这就是现状。最重要的是,中国医学界的一切都与职称挂钩,比如分房子、学术地位等等。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猜测到下一步该怎么走。青岛白癜风好的医院
青岛白癜风好的医院
清远白癜风好的医院
清远白癜风好的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