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覆云乱煜第九章不仁不义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20-01-23 02:40:48

覆云乱煜 第九章 不仁不义

萧煜再次站起,迈出一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六尊伪相光华大放,三轮身合一,一尊佛陀虚影在六尊伪相上方缓缓浮现。

在佛陀身前是周身黑红色元气缭绕的萧煜,元气涌动,萧煜衣袍鼓荡,身形不动如山。

作为萧烈亲自培养的七名护卫,面对此时此刻的萧煜,瞬间结出一个古怪的阵势,七人虽然不过是空冥境界,但在此阵法的加持下,七人气势合为一体,直上履霜。

这一刻,在萧煜的黑红色元气笼罩之下,一股血红色元气自七人体内涌出,在黑红色元气中强行开辟出一方立足之地,较之萧煜元气的阴沉,更显血腥。即便正面相抗,竟是不差丝毫。

七人合一,履霜上境。

萧煜缓缓抬头,此刻在他的视线当中,已经没有了大厅,而是一方不断翻滚的血海地狱。

“舍身成佛?”萧煜喃喃自语道:“竟然是佛门的手段?”此刻这七人结成的阵势一如秋月在中都对战秦穆绵时,用出舍身成佛的血佛手段。

不多时周围已经是无数血气翻滚,不见萧瑾,不见七人,只见血海翻腾,无数白骨在血海中上下沉浮。

此乃血海地狱。

萧煜虽不信佛,但却修佛,佛门既有菩萨慈悲,也有金刚怒目,更有佛陀怒火明王。有永世自在的极乐世界,但也有阿鼻地狱。若被血海拉入其中,则要永世**。

萧煜终于出手,仅是伸出一手,掌心朝上,做托举状。

在他身后的佛陀虚影同样伸出一手,掌心朝上,做托举状,两者竟是一般模样。

萧煜面无表情,颂了一声佛号。

“我佛慈悲,愿众生往生极乐,不入地狱。”

掌心朝上的萧煜说完这句话后,掌心翻转,变为朝下。佛陀虚影的手亦是翻转朝下。如一座大山落下,镇压地狱。

传闻佛祖曾经翻手便是一山,镇压邪魔外道。

萧煜要借助六尊伪相之力,以佛陀掌心佛国的大神通强行镇压血海地狱。

血海上仿佛出现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虚按下去,血海的表面被凹陷出一只巨大掌印。

整座小楼便是一阵摇晃。

萧瑾看了眼站在血雾中模糊了身影的萧煜,上次在东都见他时,被萧烈打得晃晃如丧家之犬,可真到了自己独自面对,才知道丧家之犬也仅是对于萧烈来说,萧煜比他多出的这十五年,也不是痴长的。

萧煜平静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随着萧煜的话,整只大手猛然沉入血海。

紧接着整个血海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整个血海都翻滚起来。

相当于两名履霜上境修行者全力施为的元气激荡开来,整座小楼瞬间坍塌。甚至周围的其他几座小楼亦是收到牵连,被逸散开来的元气变为一堆废墟。

黄粱密在萧煜还在结印时就见势不对,早早躲到一旁,倒是逃过一劫。

有些时候,兄弟之间出手,下手之狠比起仇人还犹有过之。

虽然这七尊血卫单个来说,不过是空冥巅峰的境界,甚至不曾在空冥榜上出现过,但是七人联手之威,直上履霜上境,比起履霜巅峰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萧煜虽然恢复伤势,也不过是履霜中境,比起履霜上境还差了一线。

这一战,萧煜想胜,并不比胜了公孙仲谋容易多少。

在小楼坍塌后,原本大厅的地方已经被一团血雾笼罩,黄粱密带领着驻马店为数不多的骑兵远远看着,不敢靠近分毫,委实这血雾实在太过诡异,生怕不知不觉就丢了性命。还是离得远些心中才能安稳。

于是百余骑兵在距离血雾百丈外列阵,为首的正是大腹便便宛如孕妇的黄粱密。

等了片刻后,血雾骤然翻滚起来,让等在外面的骑兵心头一颤,生怕下一刻就被这团动起来的血雾要了性命。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大大松了一口气,只见七名血衣人护卫着一名少年从血雾中飞速冲出,没有理会他们,直接从空中越过,向驻马店外退去。

而血雾中一个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隐约可以看到那一袭黑袍,只见黑袍伸出一手,如龙吸水,周围血雾汇出一道龙卷,全部涌入黑袍的掌心之中。

一掌纳尽所有血雾。

草原上多时信佛之人,那七名血卫用出的血海手段,在草原骑兵看来自然是魔头手段,而萧煜身后的佛陀虚影,那肯定是佛门高僧手段,此刻看来,分明就是邪不胜正,那魔头的手段被佛门正宗佛法生生破去。

在萧煜破去血海地狱后,七名血卫已经护送着萧瑾来到了驻马店之外,萧煜冷哼一声,这次不再空手对敌,而是右手握住腰间破阵子剑柄,一声剑鸣,破阵子出鞘,漫天春风化作一剑,风剑凌厉前刺,萧煜持剑,紧随其后。

七名血卫统一转身,七人各自在身前结出一面血盾,七面血盾合成一道血幕,风剑轰然落在这道血幕之上,骤然破碎重新变为漫天的清风,而血幕也像是一块石子投入湖面,激起无数涟漪,溅起无数血花。

七名血卫双手向前退去,这漫天血花,便化作漫天血箭,看样子,竟是将驻马店的百余骑兵和萧煜一同笼罩其下。

萧煜皱了皱眉头,但最终还是收起破阵子,闪身来到百余骑兵的之前,面对这这无数血箭,轻轻挥袖,所有的血箭好似被无形力量牵引,全部落在萧煜的一袖之上。

而在这个空当,七名血卫已经护卫着萧瑾远远逃去,眨眼间便是百丈之外。

萧煜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袍袖,在袍袖上多了七点血污,污血如墨,似是要与萧煜的黑袍融为一体。

萧煜冷冷一笑。

他抖了下袍袖,七点污血被他生生从袍袖抖下。

接着萧煜虚握住这七点污血,随手一挥,如作画大泼墨。

七点污血变为一只血鸦。

血鸦围着萧煜盘旋一圈后,径直朝着萧瑾离去的方向追去。

萧煜轻笑着自语道:“我本不想送,你却非要我送,既然要送,我便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若逃得出我的手心,那你仍旧是你的暗卫督察使,若是逃不出,也别怪我无情。”

你既不仁,别怪我不义。

四川省生殖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口腔科北京京都儿童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北京白癫风公立医院
营口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