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成道者 第一百三十三章 酒楼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20-01-16 19:00:22

成道者 第一百三十三章 酒楼

马车停在了百草堂,那苏鱼和小莲进去取了一些东西,并没耽搁太久,出来之后又乘着马车迅速的赶到了城外,这个时候,那农田里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致了,白虎在四周巡视注意着宵小,并没有出现在视线里,只有蒋殊迎了过来,和苏鱼在水渠旁微微的说着什么。

“小姐,那件事情有眉目了?”

“嗯,大行台对这种事情的处理很微妙,我买了一块地皮,也说了建立坊市的事情,那大行台基本上是同意了的,但并没有表现出支持我的态度,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对城内各大世家有所不满的啊,这样一种态度,倒是有些奇怪呢。”

“小姐,大行台内很多人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精,对于这件事情上,估计也有着看笑话的心思吧。”

“嗯?你是说,他们并不看好我的这种方式?”

“大概吧,毕竟这么做会引起一些世家的反扑,那些人或许在观望也说不定……”蒋殊话语顿了顿,才看了苏鱼一眼说道︰“对了小姐,您买的那块地,大抵上是在什么地方呢?”、

“荷花街。”

“呃……”蒋殊眨了眨眼睛︰“荷花街?”

“对啊……”苏鱼看了蒋殊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那蒋殊神色古怪,良久才说着︰“可是小姐,建一个坊市,要花很多钱的啊?”

“这不是有粮食嘛……”苏鱼笑了指了指农田里︰“用这个当工钱就好啦,至于一些石料什么的,你倒不是不用操心呢,我自有办法。”

“小姐能搞到石料?”蒋殊微微愣了愣︰“呃……那个,不需要花钱的吗?”

“需要花一些钱啊,但不是很多的样子,一顿好吃的就可以搞定了。”

“好吃的?”蒋殊的嘴角抽了抽,却也没有细问︰“那个……小姐,那我这就回去安排人去动工,毕竟时间紧迫,可是一刻都不敢耽搁呢。”

“那这边儿没什么问题吧?”苏鱼开口问着。

“嗯,这边儿的事情,我们黄泉道的一些人手就可以处理,再说有白虎神君照应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那好,我和你一起回去……”

两人分别上了马车,又马不停蹄的去处理坊市的一系列问题了。

与此同时,那白云城的大街小巷之中,有两个男子正不断在游荡着,他们时不时的在一些废墟之地为徘徊,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那路上来往的一些难民,大多都是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这两人,盖因在这片街巷之中,这两人出现的频率已经是不止一次了。

“成仁,名册上的这个据点,应该是荒废了的。”

“一上午的时间,四十余个据点,竟然只有几个还在运转,看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对他们的影响还是不小的。”

“只能去下一个了,嗯——宣德楼?”

杀生取义一连说了几句,然后朝着楚轩问着,楚轩却没有搭话,反而微微皱着眉头,目光凝视着白云城的上空,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成仁,想什么呢?”

“你看那个?”

肉眼难以看到了虚空上,一只遮天蔽日的怪兽盘踞在那里,那怪兽的躯体没有实质,乃是由一缕缕黑色的雾气凝聚而成,就像一片黑云一样笼罩着白云城的上空,那杀生成仁看了一眼,眉毛挑了挑,并没表现出什么异常的神色︰“看来,之前的白云城里,是死了不少人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多的死气凝聚在一起的。”

“这死气已经蜕化成了疫魔……”楚轩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似乎……很不简单呢。”

“哦?”杀生取义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楚轩掸了掸长袍,随后朝着前面走去,杀生取义跟上,听他缓缓的说着︰“白云城死掉的人再多,也未必有条件蜕化出一只疫魔,所以说这里面的东西,还是有些古怪的,何况……”他话语顿了顿,微微偏了偏头说着︰“何况,我总有一种预感,这白云城附近,似乎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嗯?”杀生取义眨了眨眼睛,追问道︰“大概是什么事情呢?”

“那是一片混沌的景象……”楚轩摇了摇头,片刻后才继续说着︰“大概,是难以推算到的事情。”

“会和啊弥有关吗?”

楚轩回头看了杀生取义一眼︰“不清楚。”

“呃……”那杀生取义神色微怔,仿佛想到了什么东西。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这里,没过多久就已经来到了宣德楼的门前,微微打量了一阵,两人相视一眼,随后朝着酒楼内部缓缓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正是晌午时分,酒楼内部的客人只有寥寥几桌的样子,毕竟在这种时局,整个白云城除了一些世家大族控制的产业,其它的商业领域并没有那么快的恢复原有的秩序,民间一些小生意和小作坊遭到的打击最为沉重,几乎是一蹶不振的,也只有一些掌握着不俗力量群体,才能快速的恢复一些元气,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寻常普通人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自然不会来酒楼这种地方消遣时间,能来这种地方的大多都是一些被灾祸波及不深的富甲之流,或者是一些有道法傍身的修士子弟。

楚轩和杀生取义来朝二楼走去的时候,就碰到了几个道法不俗的中年男子,那几人一副商贾模样的打扮,似乎也是要朝着二楼走去的样子,木质的楼梯不过能容纳两个身位,双方在狭窄的楼梯口相遇,互相打量了一阵,那领头的男子一脸和气,冲着楚轩微微笑了笑,身子贴在栏杆上,示意楚轩先行,楚轩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和杀生成仁走了上去。

那二楼的环境与楼下相比更是安冷清,人不多,很安静,那几扇屏风又隔开了一些空间,稍稍有一些深沉淡雅的样子,只有靠着栏杆处传来一阵轻缓的琵琶声,偶尔还有古怪的唱腔从那边传递过来,两人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微微的坐在下来,然后冲着一名小斯叫了壶茶。

“嗯,这曲调到是有些车骑国的风格在里面。”杀生取义听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着。

“车骑国?”楚轩皱了皱眉,偏过头打量了下坐在栏杆处的那名弹着琵琶的少女,那人额骨吐出,瞳孔微微泛着蓝色,的确是有着车骑国人血统的一副样子,微微的凝视了一阵,楚轩摇了摇头︰“血统混杂,应该是几代之后了。”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杀生取义微微耸了耸肩。

楚轩看着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有兴趣去管?”

“呃……当然没有。”

“那就……喝茶。”

两人坐在哪里,微微端起了茶杯,整个酒楼的场景都一处不落的映照在了两人的脑海里,到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倒是隔壁不远屏风里面谈话的声音,微微引起了两人的主意。

“……宋家主,此事你不在考虑考虑吗?”

“嗯,我倒是不打算去趟这趟浑水的。”

“哦?这倒是为何呢?”

“呵呵——对方明显不好惹,我又何必去招惹这些麻烦,况且这点生意,对我宋家来说,根本没有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宋家主倒是谨慎……”那人话语顿了顿︰“管家主莫非也是打算着……置身事外?”

“嘿嘿……这种事情,我当然以宋兄马首是瞻啦。”

“几位……”另一道男子的声音响起︰“几位可能不清楚,就在刚刚不久,在下可是收到了一些风声呢,据说苏家的那个小妮子跑去了大行台,还在大行台那买了一块地,似乎要建立什么坊市!”

“坊市?”嗤笑声传出来︰“你以为是过家家呢,况且就算她真的建出来了,能守得住才算是本事。”

“谭兄,莫要大意了,小心阴沟里翻了船,毕竟,这白云城已经是阴阳教和荒古道场的天下了。”

“那又怎么样,那群家伙割了我们身上这么多肉,莫非还不让我们喝上几口汤?”

“哈哈哈哈——这种事情,很难说哦。”

“要老子说啊,一把火将城外烧得干干净净,岂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这种事情早就有人干过了,泗兄,据说您那边儿好像派了不少人,对了,结果怎么来着?”

“呃……杳无音讯。”

“哦,这样啊,大家听见了吧,连鸟都没有音讯了——呵呵——”

“看来对方有高手啊!”

“嗯,似乎很棘手。”

“废话,不棘手,我请你们几个过来干嘛,就是为了吃这口饭?”

那微微吵杂的声音响起来了,并且愈来愈大,丝毫没有什么掩饰的样子,那不远处的杀生取义听了,笑着看着楚轩说着︰“好像是在打苏姑娘的主意呢……”

“嗯,让她自己去处理吧。”

“呃……那个小丫头,能搞得定?”

“总该长大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楚轩微微叹了口气︰“黄泉道,毕竟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吗的……你不要总用这种口气说话好不好?”

“嗯?”楚轩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吗的,和那个老家伙一模一样。”

“你说我像你爹?”

“滚——”

“滚——”

这第二声“滚”却不是杀生成仁嘴里发出来的,就在两人微微聊着的时候,那隔壁的屏风突然闯进几个人来,微微吵闹的声音响起了一阵,随即,就是“轰”的一声爆响,桌子、碗碟、屏风……乱七八糟的东西四散而飞,有怒骂声止不住的传递出来,伴随着一阵阵“砰砰砰”交手的声音,一道人影被打飞了出去,撞暴了二楼的栏杆,直接跌落在一楼的大堂之上。

“啊——”

惊呼声响起,那一楼吃饭的客人望了过来,微微怔住了片刻,回神过来的时候,有人开始夺门而出。

“吗的——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轰隆隆——”

一片混乱的场景在转眼之间就衍生了出来,几扇屏风早已经被人打成了碎片,到处都是一片晃动而凶戾的人影,兵器、拳脚瞬间交织在一起,鲜血迸溅而出,楚轩两人的目光望了过去,依稀认得其中一方是先前在楼梯口碰到的那几个商甲之流的过客。

“这几个人,按理说你应该很了解才对。”杀生取义看了一阵,微微开口说着。

“我和它们不熟。”

“你六岁的时候,那老家伙不是将你送到了猪猡营嘛,你怎么会不熟呢?”

“你既然知道猪猡营,就该知道什么叫做猪猡。”

“呃……吗的……”杀生取义撇撇嘴,脸上露出了一副古怪的样子︰“不过,猪猡营的人怎么会跑到白云城呢,还会对这群家伙出手?”

楚轩微微看了他一眼︰“猪猡营杀人,需要理由吗?”他偏了偏头,视线又落在了那几个人的身上︰“当然了,任何乱七八糟的理由,都能成为猪猡营杀人的借口。”

“轰”的一声,一道人影又被打飞了出去,然后朝着楚轩两人的方向飞了过来,楚轩和杀生取义坐在哪里,并没有去搭理对方,反而是那人重重的撞在了一股无形的气墙上,当即就喷出了一口鲜血,甚至在反震的力道下又弹了回去,然后与身后冲过来的那男子撞在了一起,那男子模样凶恶,顺势一那拳猛地砸了过来,随着“啪”的一声爆响,鲜血、碎肉、脑浆……四散而飞,那人落在地上,挥手将拳头上粘黏的东西甩掉,随后才看了楚轩和杀生成仁一眼,并没有傻到冲过来乱打一通的样子,反而转身过去,挥拳打向了另外一个人。

双方又是“砰砰砰”的一阵交手,几张桌子早就已经被打烂,片刻间这二楼就是成了一片狼藉的模样了,只有楚轩这边靠近角落,尚未受到波及。

这个时候,那楼下已经传出了一阵铿锵作响的声音,似乎有大票的人马收到消息敢了过来,这些人迅速包围了酒楼,大抵上都是一些族兵的样子,那几个猪猡营的人听到响动,手上的杀招更加频繁了,伴随一阵怒吼声响起,那酒楼内部厮杀变得愈加激烈了起来……

……

……

PS︰本书首发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P2S︰感冒了,流鼻涕,喉咙痒,刚吃了点药,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所以只码了这么多,也懒得分开了,一章传上去吧。(未完待续。)

上饶协和医院看病怎么样
首大医院戴红蕾
滨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哪好
沈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