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龙潭记忆钓鱼关于霍邱龙潭水库钓鱼电话的介

手机
来源: 作者: 2020-01-21 02:32:06

「龙潭记忆」钓鱼,关于霍邱龙潭水库钓鱼的介绍

写于2009年12月9日。

记忆中,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喜欢钓鱼,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他的老家就是鱼米之乡。那时候钓鱼的人,不象现在人的垂钓,作为一种时尚的娱乐活动,消闲、锻炼身体,而是作为一种增加家庭额外收入的谋生手段。我父亲钓鱼也不例外,除了定期改善子女们伙食外,还将吃不完的鱼,让母亲拿到市场去卖,换来我们的新衣裳。

在这种的驱使下,父亲钓鱼的技术显露出他高超的一面,他每次满载而归的“鱼篓”证明了这一点。当太阳要落山时,母亲站在门口的小桥上,用她喜悦的眼神,翘首等待着父亲的归来。

父亲的鱼杆小巧玲珑,美观耐用,是父亲的最爱,而且一用就是十几年。这鱼杆也没有特别之处,是用经过加工的“铁芦”制作而成,三节头,全长约六米,呈咖啡色,节头处用“卡线”捆绑数道,再用电工使用的黑色胶布裹缠,防止鱼杆开裂;父亲一般使用中号鱼线,大鱼不会断线,小鱼也不会因为线粗而“敬而远之”他将七、八米长的鱼线绕在头节杆的末稍上,再用橡皮圈固定,在出家钓鱼前,父亲必定要试一试鱼线在重力下,能不能自然的将线放出,他是为钓大鱼做准备;他将白色的鹅毛剪成米粒大小,串在鱼线上作为浮标,羽毛越白越好,有助于观察;父亲使用的鱼钩,一般是在市场购买回来后自己加工做“锡砣”他说只有将“锡砣”做好了,鱼钩沉入水底后才能摆正,鱼吃钩时,才不会轻意滑钩;他用我打坏了的乒乓球制作“打食器”在乒乓上方用烟头烫一个小洞,在洞的背面用针线固定铁夹,钓鱼时,铁夹夹在鱼杆上,由于父亲笨手笨脚,针线活不会,这道工艺有母亲完成。

父亲外出钓鱼,一般要在外衣的里面背上一个帆布包,主要用来放蚯蚓瓶和小米袋,也可以放钓到的大鱼。他喜欢将鱼杆扛在肩上,竹子编成的鱼篓吊在鱼杆上,去时,鱼篓左右摇摆,回来时,鱼篓上下点头,母亲的头点的更欢,她迅速的打开篓盖,从水草中掏出鱼,看着数量,确定多少下自家的锅,多少拿到市场去买。我喜欢看到母亲这时喜悦的神色,也喜欢听到父亲被母亲夸奖后得意的喊:智英,快泡一杯茶来!我会缠住父亲哀求,下次也带我去。父亲总哄我说,等你再长这么高,就这么高,我就带你去。他用手比划着。

当我一次次确定父亲给我的高度时,我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父亲不好再推辞,在母亲的同意下,选择了一个星期天,向邻居借了鱼具,激动的我一夜没有合眼,早晨天不亮,就推醒了父亲。

父亲不会骑自行车,步行和我顶着星星去农村。路上我问父亲,为何要早上钓鱼?父亲笑着望着我,随口来了一个顺口溜:“早钓鱼,晚钓虾,中午钓个小几巴!”说完就用手摸我的下面,我夹着裤裆就朝前跑,乐的父亲在后面大笑。

到了鱼塘边,父亲绕着鱼塘转了一圈,选择了几个点,分别用乒乓球装满碎米,再将乒乓球夹在鱼杆上,分别向这几个点“撒窝子”并在周围的菱叶上放上几颗米,以此做记号,米撒的很少,父亲说,撒米是为了引来鱼,撒碎米是让鱼吃不饱,如果米撒多了,鱼就不吃钩了。打完窝子,父亲不急于下钩,而是教我如何的垂钓。

半个小时过去了,不见鱼吃钩,我不停的提动鱼钩,还是不见动静,我索性摔下鱼杆,跑到父亲这边。父亲的鱼杆一动不动,这时在他的窝子的水面上翻出了一个小气泡,父亲说,钩子底下有鱼,只见浮标向下沉了两个,冒上一个,父亲就势一提杆,一条小鲫鱼被钓出水面。

我不服气,将杆子伸到父亲这个窝子里来,还是钓不到,父亲在我的窝子连续钓了好几条,我彻底失望了,将鱼钩放在窝子里,跑到父亲的身边,来过眼瘾。这时父亲看到我鱼线上的浮标在动,甩下自己的杆子跑了过来,一提杆,杆子弯了一个弧度,父亲说,是大鱼!

我记得父亲跟我讲过,遇到大鱼要放线,我就大声的叫:爸爸,快快放线!

父亲笑着说:这儿全是水草,不能放线。

他绷紧鱼线,时而用力,时而放力,鱼一会儿露出水面,一会儿沉在水下,反反复复,一会儿功夫,鱼的肚皮朝上,浮在水面。

我没经父亲同意,趴在地上,一手抓鱼线,一手抓鱼,只看到在我手中的鱼一个打滚,一下窜了出去,鱼线在我手中断掉,我一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父亲笑着安慰我说:儿子没有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下次你要记住钓到大鱼,千万不要用手拽线。

当我成为钓鱼的老手时,父亲却已经老了。在发现父亲得癌症的前一年,我开车带着他去农村钓鱼,他坐在我给他的凳子上,只钓了一个小时,就对我说:儿子,老了钓不动了,我要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父亲问我,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带你钓鱼吗?

这句问话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久久的不能忘怀。

延伸 · 推荐

「龙潭记忆」拆迁,关于龙潭寺小妹一条街的介绍

龙潭公交站。“龙潭要拆迁了,你要请我吃大餐!”外地朋友打给我。为了一顿酒席,比我一个地道的龙潭人还要关心龙潭,我有一点汗颜。龙潭老政府。大失所望,原来是花园、营房一带的规划,统称龙潭,我的一桌菜凉...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北京丰益医院赵献明
北京市昌平区城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安顺专治癫痫病医院
海口银屑病权威医院
重庆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相关推荐